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美食

牛皮画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8:30

村里的人都知道,大明子和小娟相爱多年,就是不能成亲。小娟老妈李二寡妇说啦,大明子家里太穷,哥三个都是光棍,老爸、老妈常年有病,哥三个挣的工分刚够领粮钱,给爹妈买药钱都得东挪西借的。三间老房老掉牙了,根本就拿不出“三转一响”的四大件来。  辽西一带农村的风俗,结婚聘礼必须是四大件,即:飞鸽自行车、蜜蜂缝纫机、上海牌手表和半导体收音机。  大明子和小娟是初中同学,乡亲们都说他俩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大明子细高个,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嘴角轮廓分明,面颊清秀透落。扶犁点种、扬场拨畚箕,各样农活儿无一不精,为人热情仗义。村西头的老洪头一只胳膊,双腿行动不便,生活勉强自理,他的所有家务活,大明子从念书时就全包了。公社、大队便连年给他评为五好社员。  大明子老爹、老妈为他的婚事唉声叹气干着急,两个弟弟常常彻夜编筐、编篓、编席子,要攒钱给哥哥置办“四大件”。  小娟身材匀称,眉清目秀,梳着两只小辫,一笑,脸上出现两个酒窝,十分惹人喜爱。多少人来提亲,她不顾老妈说啥,一概回绝。说是就从大明子无怨无悔侍候老洪头这件事上看,他就是个真金打成的好小伙。这辈子非大明子不嫁,大明子就是穷死,我也要变成穷鬼跟进棺材。  李二寡妇都气疯了,说老洪头是个右派,1957年就被下放到屯子里,虽说是现在摘了帽,可也是个穷掉渣的老光棍腿子。一点光借不上不说,他大明子头些年没少受连累,到现在连党都没入上,还和他狗屎熬倭瓜——穷热乎。多没出息啊!所以,李二寡妇几次张罗着要搬家,说要远远离开这穷懵了的地方、穷懵了的人。  这一切,老洪头都看在眼里。  一天晚上,大明子从山上割了一捆荆条背回来,老洪头把他叫到屋里,让他坐下。一瘸一瘸地走到北墙黑皮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个包来,放在炕上,打开,一张长方形、黑黢黢皮子露了出来。  老洪头看着大明子茫然不解的神情,说,不要小看张黑乎乎的皮子,要是碰上好运,他能给你换回来四大件。  大明子拿起皮子,上下左右地端详着,又翻过来看了看,只见上面什么也没有,便道:这黑了吧唧、油乎乎的,上面也没有花、没有朵的,不就是一张皮子吗?  老洪头盘腿坐在炕上,说,你也坐下,听我慢慢给你讲。1960年困难时期,有一伙人深更半夜的在屯子后街打起来了。一个人跳进我家后院,我听见动静,披上衣服走出来,借着月亮光一看,一个人浑身是血地趴在井沿上,已经昏迷不醒了。我把他连拖带拽弄回屋里,抬到炕上。端碗水给他喝下去,他醒了,腾的一下跳下地,站起来。听到外面有人跑过来的通通脚步声,便从怀里掏出了这张皮子,对我说,大哥,你把这张皮子收好,这可是个宝贝,就当我谢谢你,救了我一条命!说完,就歪歪斜斜地跑出房门。  当我追出院子时,看到几个人急急忙忙地向屯子西头跑了过去。不一会儿,四下没了动静。二十来年了,那个人从此也就再也没回来。  大明子,这些年你对我的好,大爷心里有数。眼下你和小娟的亲事遇到了难处,我没啥回报你的,你把这张皮子找地方卖了,换成四大件,赶快把亲事办了,我就省心了。我寻思着,那么多人拼着性命抢夺这张皮子,这张皮子一定很值钱。我身子骨不行,腿脚也不利索,还担心那个人回来,再向我要皮子,所以这些年一直没敢出手。现在,快二十年了,估计也没啥事儿了。你就赶快把它用到正地方,解解燃眉之急吧。  大明子手里拿着皮子沉思片刻,郑重说道:大爷,这是黑道夺宝啊,应该把它交给公安局。眼下,我虽然很穷,可我知道,国家文物不能私人买卖。倒卖国宝,那可是犯法呀!不行,一定要把它上交公安局!  老洪头急忙摇头,不,不能啊!孩子,你的亲事要紧。交给公安局,四大件咋办?再者说啦,这张皮子如果要不是国宝,或者说公安局要不识货呢?你不是哄骗人家嘛?  大明子看着老洪头额头上急出汗来,笑着说,洪大爷,我看你老是怕我把皮子交给公安局,他们就会追查黑道夺宝的案子,也就会顺便追查到你老窝藏赃物的责任。是不是?  老洪头抹着满头的汗水,嗫嚅道:我刚刚摘了右派的帽子,我可不想再戴上窝藏赃物的帽子。落实政策补发的工资还没下来,工资要下来,我马上就给你置办四大件,还用得着琢磨这张破皮子吗?孩子,你可想好了,反正我把这张皮子给你了,怎么处理你就看着办吧!  大明子说:洪大爷,你老不用为我的亲事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可我要先谢谢你老这份心意,我心领了。至于这张皮子,你老先收着,等我想好了,咱们再商量,你老看好不好?  老洪头收起皮子,说,好吧,我先替你保管着。不过时间不能长,李二寡妇要搬走了,车到山前可就是悬崖了。  不几天,屯子里开来一辆小轿车,到了屯西老洪头家门口,下来三个人,领头的一个是县政府的干部,后面跟着一个珠光宝气的老太太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当晚,大明子又像往常一样来到老洪头的家里。  大明子一进屋,中年人就笑吟吟地上前拉住大明子的手,指着老洪头说,我是他儿子,是法国罗浮宫考古首席研究员。指着坐在炕上的老太太说,她是我姑妈。我们刚从国外回来,这次来是要把父亲接走。  接着,又对大明子把感谢的话说了一大车。,从黑皮柜里拿出那张黑皮子。皮子经过处理,黑色褪去,泛出黄色,隐隐地出现了一幅不太清晰的人物画像。中年人说,这张黑皮子我已经经过鉴定,是一幅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牛皮画像,虽然已经破旧不堪,父亲还答应送给了你,可我还想留作珍贵的纪念。我已经知道你正在张罗结婚,愁于没有聘礼。这样,你开个价,我绝不还口。一来,我可以保证你能盖上五间大瓦房,添置四大件,风风光光地把喜事办了,还有结余存款,足够你两个弟弟结婚用度。二来,这也是感谢你多年来对我父亲的悉心照料。别多心,你尽管开口。  老洪头的妹妹下了炕,两只手抚摸着大明子,一双老眼噙满泪花,颤颤巍巍地说,多好的孩子啊!孩子,你跟我们走吧!我给你留下一笔钱,留作家用,再把媳妇带上。你看怎么样?  老洪头呆呆地立在地上,一声不吭。  大明子等他们把话说完,便对老洪头说道,洪大爷,你老什么意思?老洪头闷闷说道,我没有意思,我听你的,你看着办。  大明子一笑,看着中年人和老太太说道:首先感谢你们的盛情厚意,不过,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至于你说的五间房、四大件,对不起,我用不着这么丰厚的回报。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张牛皮画像我要留下。一来这是洪大爷郑重其事地送给我的,二来它是国宝文物,不属于任何私人所有,我要把它献给国家。  中年人把画像紧紧抱在胸前,冷冷一笑:我父亲送给你了?他有馈赠的凭据吗?你有收条回执吗?真要是对簿公堂的话,小兄弟,你可要败诉啊!  混蛋!老洪头勃然大怒,趔趄着扑过来,一把夺过画像: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说着,把画像递给大明子:我老洪头说话一言九鼎,要什么凭据?要什么收条?我的口供就是证据!大明子,画像你收好,交给公安局、交给博物馆,你说了算!说罢,激烈地咳嗽起来。  大明子连忙给老洪头捶着背:洪大爷,你别着急,消消气。  老洪头指着中年人的鼻子:收起你的臭钱,金山、银山买不了我和大明子爷俩的感情!走吧,明儿个早上你俩就赶快给我走!  第二天,中年人和老太太没有走,他们出资,联系了县里和公社的有关部门,没用半个月时间就给大明子盖起了五间大瓦房,还添置了全新的一应家具。老洪头的补发工资下来了,立即让人从城里给大明子买来了正宗的四大件。  大明子进城把画像交给了公安局,立即引起了省市文物部门的关注,很快被送进了国家故宫博物院,听说已经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大明子从城里回来,没几天,李二寡妇就兴高采烈地把小娟嫁给了大明子。  县公安局给老洪头做了关于黑道夺宝的笔录口供,老洪头拿着大明子和小娟的结婚照片,跟着儿子和妹妹走了。  2015.5.20 共 30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预防睾丸炎的产生要重视生殖健康和卫生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好
昆明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