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金融

【菊韵☆短篇小说】真实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0:43
大专毕业的郝宾分配到县委组织部目标办上班,参加工作的第三天就赶上了全县农村工作目标检查,和宋明、洗一亮仨人分在一组。
老宋是目标办副主任,享受正科级待遇。快五十岁的人了,不再要求进步,所以整天示人一副没大没小的玩童模样。说到领导水平,他到是有一些水平,要不一个工人身份也不可能早早地熬成正科级干部。关于他的能力,在工作上没怎么具体体现出来,生活中却摆足了十分的架子,用他自己的话说,不是副部长,胜似副部长。组织部目标办每年组织两次大规模的检查,直接对乡镇一年来辛辛苦苦的工作进行评估、验收,权力不可谓不大,乡镇不能不重视。目标办的主任一般由副部长兼职,而副部长一般不亲自操作、过问,只是听听汇报,安排安排纲领政策,所以在目标办老宋基本上独揽大权。

老宋为人甚是幽默,两大院里流传的他的笑话、趣闻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他也毫不避讳,有时候他自己也谈引以为荣的光辉过去,信手拈来,不分场合。这种不管是在会议上还是在私生活中都嘻嘻哈哈的形象,让认识他的人私下里都在议论他是老没正经。正经不正经的没有人看到过,他反正连自己的老伴都耍弄过。那一次也是他无数经典中为得意的一战,兵不血刃而屈人之兵,直接把老伴收拾的服服帖帖。
锋火源起老宋爱喝酒,嗜酒如命的老宋经常遭到老伴的奚落。
老宋家媳妇也不是赖角儿,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想当年也是县医院一朵院花。随着年纪的增大,当然是人老珠黄。一般情况下,女人到了四十多的年龄,容貌明显大不如前,自己认为都拿不出门去,不再有三十时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自信。而四十多岁年龄的男人正是生活和事业上的美好时光,老宋家的心里就不平衡了。女人,到了四十多岁又经历一个生理上的更年期,还有一个心理上的更年期,那心里的更年期是缘于头子对自己的不热情,连瞎子也看得出来的挑斗和暗示都孰目无睹……是可忍,孰不可忍!经过深思熟虑,她开始对老宋严加管制,规定晚上必须九点前回家上床睡觉,进门必须无条件接受检查,重点检查身体是否带有香水胭脂味儿,是否有女人的头发、体毛,是否保质保量向私人专用库房缴纳公粮……老宋自然按要求无法做到,惹得老宋家三天两头子骂,家里骂不瘾去单位骂。要不说老宋家不是赖角儿呢,骂人也有一套,她不提自己的隐秘心理,话头直接指向酒……那骂人的姿势、语气不像是大学生了,也不再像当年矜持的院花。有一次她站在办公室门口拍着大腿,一手卡腰,手指头一点一戳:酒是你亲爹呀还是你亲娘啊!你个老不死的,见了酒就没命,要死你就早喝死,别折磨俺们……
办公室的同事就劝呐,怕大院里的看笑话,毕竟要维护整体形象不是?老宋在办公场所不敢反抗还击,再者还是对越战越勇的老婆子心有顾及……他心里比谁都敞亮。同事在宽慰老宋家的,说领导同志都是酒精考验,连酒场都混不上的男人是失败的男人。老宋家闹一阵子也冷静下来,想找个台阶下,就委屈地讲老宋酒后的丑态百出。
你说说,不喝酒咋啦?是别人捏着鼻子喂还是掐着脖子灌?狗日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她骂的伤人太甚,老宋拍着桌子说:你以为我他娘的愿意,我能当自己的家么?!这么一说又被老宋家抓住话柄:你不当家?你狗日的嘴是长了自己腚上还是长了别人腚上?你爹管不了你我再不管,还能让大街上的人管去?狗日的还有理了,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吗?还不是副部长胜似副部长呢,你要脸不要,整天胡说八道,啥铺的厚盖的厚不如两口肉挨肉……劝架的人都捂嘴哧哧直笑……老宋家得意之际语惊四座,指着一办公室的人:狗日的你们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骂的就是给你们听的……当场两个和老宋岁数差不多的副主任脸一红,嘴里“嗨”一声叹扭头溜了。
别提老宋当时的气愤劲啦,浑身颤抖,脸涨的猪肝一般又青又紫。老宋家高奏凯歌班师回朝,老宋把诺亚口杯都摔了:制服不了这娘们儿,他娘的我把宋字儿去了宝盖头!我还让弟兄们亲眼看着哥哥是咋着玩儿她的!

洗一亮讲到这里住了口,说那都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在单位里作为后来者,郝宾自然是低三下四,请了请除一把手之外所有的领导吃了顿饭,听了一个半半拉拉的故事。酒还接着喝,故事去没有向下进行,郝宾也不再追问,也不好意思问,给办公室所有同事敬酒。老宋是主宾,拍着受宠若惊的郝宾说:小何,好好跟我干,啥都学着点,我带徒弟可不是言传身教,你得自己琢磨其中的道理。
郝宾随声附和,想不透老宋是如何整治他的老婆。
请完单位有关领导的第二天上午,办公室全体人员分两组,老宋带领洗一亮和郝宾三个人一组领了表格和考核实施方案,然后驱车深入基层调研目标工作。

半路上,老宋叮嘱郝宾说,小何啊,下去调查要实事求是。咱这个单位是管人的,工作上一定要严细认真。郝宾说是。老宋说,认真是一方面,还要维护单位里的荣誉。很多时候县干部下到乡镇,乡镇干部表面上大献殷勤,背后就骂。骂个人不要紧,骂单位可不行,咋说咱也是代表党下去工作啊!郝宾还是说是。
老宋从烟盒里抽出香烟,郝宾赶忙递过去打火机,老宋满意地点头,轻轻拍拍郝宾的手说:你年轻,有学历,又很聪明,以后进步很快,机会也很多,所以现在要树立自己的威信,别让乡镇干部看不起。洗一亮接过话来说就是,乡镇里的部分人都是狗眼看人低,你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染房。老宋摆摆手说不全是,极少数。说着话,他想起什么,掏出香烟来说都抽一支,司机老王和洗一亮接过夸赞:好,领导就是领导,抽烟的档次也高,大中华!郝宾谢绝说不抽烟,老宋把香烟揣起来说是部长给的一条,怎么不抽烟?是从小不会还是戒了?郝宾说从小不会,也没研究,吸烟有害健康。老宋说这中华烟对身体好一些,基本上是中国的香烟了,县委书记也就是这档次!
沉默了一会儿,老宋把头扭过来姿势费力地看着郝宾说:现在乡镇干部都不认识你,这样一来也好,等一会儿你们都别轻易表态,配合着我,我们演一出戏让他们瞧瞧,让他们也充分重视重视我们目标办,也让他们对你小何印象深刻。时代超人后排座上的两个人异口同声说都听领导的。

深秋季节,辽阔的田野里一望无际,苍茫无限。树叶被风吹落,散落在田间地梗。播种的麦苗刚刚钻出松土,稀稀露出尖稍,像新生的婴儿,用好奇的眼光观察着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崭新世界。似有似无的一片朦胧鹅黄,像漂浮在水面上少的可怜的萍。
柴油机器“蹦蹦”转动,排烟烟筒里憋出浓浓的黑烟,履带连接着机器和水泵有节奏转动,喷出清澈的激流。输水的塑料带弯弯曲曲,像一条吃饱喝足懒洋洋晒太阳的赤练长蛇。
再远处是几个黄色移动着的中型机械,有挖掘机,有推土机,来来往往前前后后地忙碌。司机老王感叹着说,老百姓种大棚、种庄稼,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是他们没日没夜的干活,才换来干部的升迁。老宋不屑说他们知道啥玩意儿,土包子!
乡镇里提前知道目标检查的日程安排和先后次序,所以不像计划生育检查一样大早晨起来派干部把路口盯梢。轿车直接驶进镇政府大院,镇长袁振洪站在党委会议室门口迎接,上前替宋明拉开前舱车门表示欢迎,宋明说别欢迎我,领导在后面呢。袁振洪一愣,后排两个人下车,老宋介绍说这是市委组织部目标办何科长,这小洗认识就不用介绍了。袁镇洪连忙两只手伸出来微微弓身说:你好你好,何科长,不知道市里领导也来了,恕罪,恕罪!
郝斌一时失措,立即以不变应万变,只是笑着点头说你好你好。袁振洪撒开手让郝宾先行,郝宾侧站了站说宋主任先请。老宋说别闹了,你是市里的领导,你不进谁敢进?郝宾挑挑眉毛,转身走进会议室。袁振洪随后跟进来,手在空气中比划着:何主任是哪个何?禾口“和”还是单人可“何”?郝宾略一迟疑看着老宋说是单人可“何”。迎接检查的另两个乡镇干部随后进屋向后挪椅子,老宋说我来,他走上主席台上把老板椅向后撤了撤,做了个“请”的动作。洗一亮也没有闲着,掂起主席台下的暖壶打开壶塞问:何主任,用茶水还是白水?
袁振洪一时懵住,被老宋和洗一亮的大献殷勤弄的十分被动,悄悄安排手下:把香烟换了,按市级标准招待。他坐在郝宾的旁边不无讨好地奉承和恭维,郝宾不敢过多说话,怕言多有失,不住点头说嗯、嗯、好、好。袁振洪解释书记去省里开会,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市县领导原谅,把宝贵意见留下,成绩带回去。接着他介绍乡镇本年度的工作情况和工作汇报总结,郝宾哪敢插嘴,只是专心地听,如坐针毡。袁振洪一边念材料一边偷偷观察郝宾,心下不免想,这市里的干部也太官僚太摆谱了!
汇报完基本情况,下一步就是实地丈量和核对上报的数据准确与否。袁振洪去外面安排管区工作人员准备样本点,喊住司机老王疑惑不解问:县里的目标检查咋惊动市目标办?老王嘿嘿直笑,接过一盒硬盒中华说:听宋主任说市目标办怀疑我们上报数字不准确,派他来是监督的吧!袁振洪大吃一惊:呀,不行啊,换样本点来不及啊,准备的点太说不过去。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本来以为你们来查,谁知道……袁振洪急得团团转,老王摒住笑说:别怕,听宋主任安排,他啥场合没经过?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

话虽然这么说,袁振洪却是放不下心来,用一辆镇里的警车开道,一路呼啸着向一个村庄驶去。一路上他都在分析何(郝)宾是啥样的人,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这可是拿着上方宝剑的钦差大臣啊,乡镇接触到市一级已经到了天啦,天子脚下,侍卫也是四品带刀……到实际地查看的地点,更证明了他的担心并不是没有根据。何(郝)宾主任连县委组织部目标办副主任宋明也不相信,亲自拽着米尺测量,市里、县里今年想干什么?他不能不多虑。
他也得感谢宋明,到底是体谅基层工作的难处,虚报数字、夸大成绩是乡镇、县级的普遍现象,古往今来莫不如是,谁不喜欢夸大其词,谁有必要为犯不着的事情揪住不放、斤斤计较?老宋说,授意何(郝)主任回去吧,乡镇工作不容易,不像县市干部一三五打麻讲二四六看录像,劝的时候袁振洪紧张起来,目不转睛地望着何(郝)宾主任,他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像发动机活塞的撞击,洗一亮也在随声附和天不早了,何(郝)宾拿着尺子和记录本,犹豫再犹豫,说好吧。袁振洪忽然松了一口气,感觉脊梁骨一下子被抽出去,浑身轻飘飘。一高兴,他又挺起胸膛,这一次的挺起不像刚才的僵硬,而是精神焕发:走吧,去县里的饭店吃饭!
令人奇怪的是这个提议在宋明那儿就被搁浅、阻拦,当然是影响不好,不过乡镇再穷也不会在乎这点招待费。家里来客人也得准备丰盛一些吧!袁振洪不放弃努力,老宋说今天听我的。老宋说了,何(郝)宾主任也同意,既然真心诚意地让,真心诚意地拒绝,那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袁振洪不由分说把何(郝)宾拉上自己的车,一个劲夸奖、赞誉,真挚地望着郝宾说:何主任,我代表镇党委政府、代表全镇三万一千四百多人向你表示感谢!
中午饭店里落座,袁振洪去外面掂酒,宋明借口拿些蒜来指使走陪着说话的另一副书记,冲郝宾呶呶嘴:边儿去坐着!郝宾从主宾位置上站起来,心里涌上一丝愤怒。他还没挨着副主宾的座位,又招来洗一亮的斥责,只好坐在第三宾位,面对着司机老王。袁镇长进来一脸惊讶,郝宾解释说工作上分领导,喝酒排座论年龄,一样,都一样。但是袁振洪的酒杯总是有意无意对着自己,宋主任几次都要发火,让洗一亮悄悄拉住。郝宾看的清楚,有些后悔,对袁振洪涌上歉意。但事已至此只好装迷糊,他站起来回敬了一圈酒,以市里的身份表示答谢,老宋站也不站,郝宾再一次受到侮辱。袁振洪看出苗头不对,以为老宋喝的忘乎所以,趁他不注意把郝宾叫到另一个房间。
老宋喝高了,拍着空空如也的中华烟盒说乡镇里鼓捣点钱就是容易,看这烟的档次。洗一亮示意郝宾要烟,郝宾对袁振洪说袁镇长,他们抽烟,再上几盒。老宋听完这话,暗暗伸伸大拇指,郝宾却低头不语。
下午有工作也没法完成,袁振洪求之不得,又往后备厢里塞满土特产,千恩万谢地目送小车绝尘而去。

你别生我的气啊小何?老宋坐在车里摇头晃脑,解释说演戏就要真。郝宾说那哪能呢,哈哈一笑罢了。老宋仰着头对洗一亮说:我看人没错吧,小何就是聪明,比你强。洗一亮往前凑凑说那是那是,宋主任啥时候看走眼过?老宋得意洋洋,说行了,得知足,再好也这样了,五粮液酒,中华烟,县委书记来也就这招待。该吃的吃,该拿的拿,都是公家的,不玩白不要。几个人嘻嘻哈哈,互相对视一笑。讲个笑话老洗!老宋说。
洗一亮接着前天晚上宋主任整治老婆的故事往下讲。
老宋当然咽不下去这口气,别看对手是自己的老婆,老婆就了不起吗?老宋既然撂下了狂话,那么就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有想法就应该付诸实施,开会安排不落实、落实不彻底那都统统等于零。老宋是谁?老宋是党的干部,说不上是未雨绸缪也得是运筹帷幄吧,没有把握的仗他是不会打,打就打的漂亮,干脆利索,一出手,让对方没有还手的余地。老婆,老婆也不行,是她发招在先,兴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这就是和小姨子打麻将的关系,该抠的抠,该摸的摸。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宋脑汁一绞,计上心来。

共 71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题为“真实的故事”意味深长,真实地反映出县乡干部的工作作风,溜须拍马、弄虚作假、公款吃喝等丑态全在幽默诙谐的语言中暴露无遗,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虽是短篇小说,内容含量却很丰富,不单停留在例行公事的目标检查上,还触及医商勾结、制假贩假等社会丑恶现象。小说以郝宾的故事结尾,旨在告诉读者,说假话做假事终会砸自己的脚,对个人是这样,对国家和社会也是如此。这篇小说是一幅漫画,弄虚作假的众生相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用轻松幽默的笔法道出了一个令人严肃而沉重的社会问题。赞!推荐共赏!【编辑:枕月衾云】【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71625】
1 楼 文友: 2011-07-16 09:0 : 8 小说题为“真实的故事”意味深长,真实地反映出县乡干部的工作作风,溜须拍马、弄虚作假、公款吃喝等丑态全在幽默诙谐的语言中暴露无遗,人物形象跃然纸上。虽是短篇小说,内容含量却很丰富,不单停留在例行公事的目标检查上,还触及医商勾结、制假贩假等社会丑恶现象。小说以郝宾的故事结尾,旨在告诉读者,说假话做假事终会砸自己的脚,对个人是这样,对国家和社会也是如此。这篇小说是一幅漫画,弄虚作假的众生相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用轻松幽默的笔法道出了一个令人沉重而严肃的社会问题。赞!
2 楼 文友: 2011-07-16 09:04:27 问好废默!欣赏佳作!心绞痛吃什么缓解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心跳快心痛什么原因
宝宝喝奶粉上火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