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金融

肇事摊主前期挺负责后期不积极

发布时间:2019-10-13 05:35:19

  肇事摊主前期挺负责,后期不积极

  “我刚坐下,一团火就朝我喷了过来。”6月8日17时许,大连商务职业学院大二学生小慧(化名)和同学在校门外的麻辣串小摊前刚刚坐下,一条莫名的火舌突然向她舔来。“我下意识地用包挡住脸,但腿没挡住。 ”医院里,小慧的左腿严严实实地包着绷带,靠近脚腕的位置露出部分红肿的伤痕。

  胶管老化 大二女生腿被烧伤

  “摊子在校门口摆了有段时间了,老板是附近商场里的摊主,姓邵,晚上我们下课后,他会在校门外摆露天摊,卖麻辣串。”小慧说,6月8日17时,她和同伴在邵某的摊子前选了靠近液化气罐的两个马扎坐下,刚坐稳,意外就发生了。

  “我拿包挡脸的右手被燎了一下,同伴和我的头发也都烧焦了一些,但并不严重,主要是腿。”小慧说受伤后,邵某先是给她买了一盒烫伤药,简单涂抹后,将其送往附近的甘井子区第四人民医院。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液化气火烧伤6%,2°,右手及左下肢”。“刚受伤时我都没法自己走动,只能躺在床上养伤,就是到现在都治疗两周了,我自己走动还是很困难。”小慧说现在每天她除了到医院的食堂吃饭,基本都是在床上躺着。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遭火舌舔?小慧说当时她没来得及反应就和同伴遭遇意外,所以对当时的情况并不清楚。“液化气罐的胶管老化了,气阀开大了把管子顶开,液化气一遇火就着了。 ”老板邵某如是解释,并表示对出现这样的意外很抱歉。

  入院治疗 结算药费起争执

  “当天我把她(小慧)送到医院,住院手续和700多块钱的费用都是我交的,第二天我去医院看她,又交了2300块钱。 ”邵某称他对小慧的伤势一直很关注,“治疗需要花的钱我一定出。 ”

  但对于这一说法,小慧和同伴并不认同,“他之前的态度是很好,但等到第三四天,看我又做了一些医院要求的常规检查,再加上打吊瓶和换药产生了一些费用,他就不打算管了,让我自己想办法。”小慧说自己的父母在丹东,母亲身体不好常年患病,她不敢将自己受伤的情况告诉家人,只能向同学借钱交治疗费。

  “我没说不管,我那能不管,我是说等后期的所有费用都出来了,我再一起给她。 ”邵某对小慧的说法予以否认。昨日,已经住院两周、再也承担不起治疗费用的小慧无奈之下办理了出院手续。“办理出院手续时他来了,拿走了所有收据,其中包括我借钱缴纳的700多块钱的治疗费的单据。”小慧说自己现在的伤势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其间一定会产生费用,但昨日邵某临走前,并没有表示出会支付后续费用。杨雪 实习生贾丽

单机资讯
法甲
家居图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