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怀念与牵挂

2018-09-15 10:05:36

在母亲昏明的灵堂里,大舅对我说:“孩子,今后你出门在外,在多怀念一下你妈妈。以前是牵挂,现在是怀念了。”大舅说完,两行清泪就流淌在了日益苍白皱纹的脸上。大舅今年已花甲有五了。

母亲去世之前,身在千里之外京城的我,每每惆怅牵挂,上班时,遇到略有老态的中年人或老年人,心底就酸酸的,不知身在老家的母亲寒暖,下班时,望着办公楼下车水马龙的情景,同事离开办公室时熄灭床位灯的那一下黑暗,心情就真正酸楚起来。

给母亲打个电话,听着母亲略带沙哑却真实的呼一声我的小名,心底就涌上一股暖来,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这也是孤身都市打拼的精神力量,永远能感受到母亲那份真切而温馨的关怀与牵挂,让我有勇气生活并成长下去。

收到母亲病危的那天下午,在飞机轰鸣起来的时间,我呜呜的大哭,我始终是没能见上母亲一眼。扑在母亲逝去的病床前,还能感觉到母亲身体那份温暖和馨香,可母亲却永远地去了,号淘大哭到不能自已。母亲的身体渐渐地凉了。

我的心突然就空荡荡的,像是被人掏空了,掏的太空了,空落落的,永远着不了底。我在院子里团团转的,不知道该怎么变,心跳的莫明的快,浑身像着了魔静不下来了。

大舅说,这就是怀念吧!怀念的感觉,比牵挂要来得深、来得远,来得强烈一百倍。带着这份怀念,才能够有一点点生存下去的念想吧。

母亲,走好!

冷库膨胀阀
江苏橡胶原材料
上海国华大厦-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