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游戏

惊情五百年 第四十八章 真实目的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0:10

惊情五百年 第四十八章 真实目的

公孙胜岩被火球当胸击中后,只觉得胸闷气短眼发黑,挣扎着要往内洞里走。来的这两个人名字听着不正常,说话也是絮絮叨叨自顾自地没完没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丧门星。他一边蹒跚地扶墙前行,一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还好,这火球虽然看着样子吓人,却没有对公孙胜岩造成特别大的伤害,除了胸前一阵火辣辣的滚烫之外,骨头肯定是没断。和之前那次进入不一样,墙两边的油灯没有一盏是亮的,黑暗中公孙胜岩只能摸索着,却忘记了当时孔钰带他进来的时候,经过了一处阵法。

“里面的人,出来继续玩啊。”小饼子扔下了裸奔的大棍子,走到洞门口大声地喊。

公孙胜岩不作回答,加快了脚步往里走,突然听得洞内一阵落石崩塌的声音,紧接着烟尘飞灰就一股脑地从巷道内冲了出来,夹杂着细碎的砂砾,打在公孙胜岩的脸上一阵生疼。

公孙胜岩用袖口捂住口鼻,眯着眼睛进退不得。他到现在也没看清洞外两个人的模样,贸然出去迎战肯定是不行的。耳边隆隆落石的声音不停,烟尘越来越重,他不得已只能把脑袋埋在衣服里,向着洞口的方向挪了两步,屈腿靠墙坐在了冰冷的泥地上。

“喂,里面塌方了,你再不出来就要被砸死了。”小饼子忽然间开始关心起公孙胜岩的安危来。

公孙胜岩只当没听见,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大棍子,那个人被砸死了。”小饼子把宽大的道袍脱掉对着走来的光屁股大棍子扔了过去,虽然他身小手短,这衣服却带着破风的劲道,直接掉在了大棍子的怀里。

大棍子打赌输了,又吃了屁股被烫了一下的亏,这时说话也就没那么硬气,生怕小饼子兴致一来让他结结实实地跑完一百圈,到时候不羞死也得累死,只得讨好地说道:“楚公子,死了就死了。咱们去别处看看。”

“不看了,哼。”被叫做楚公子的小饼子一下来了脾气,“偷偷摸摸让我来的是你,现在说要走的又是你。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欺我年幼,说什么算出来亢星倒转金刀再生,把我骗来此地,美其名曰帮你验证。我这一路就没见到你给我几个买肉饼吃,说好的肉饼呢?”

“买买买,回去的路上就给你买。”

“买多少?”毕竟是孩子,前一刻还像大人一样义正言辞地骂得大棍子张不开嘴,一听能吃到肉饼,马上换了语调欢喜地问。

“小祖宗,你吃多少我买多少,行么?”大棍子彻底没辙了。

“这是你说的啊,不然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包括你偷偷用我爹的金檀香的事情,全部告诉师祖。”

“买买买,快走吧,我都怕了你了。”大棍子连拖带拽地把小饼子往道观外面带,二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背影刚走到门口,却不想迎面撞见了正推门而入的尊云道长孔钰。

“哎呀妈呀,吓我一跳。”小饼子捂住前胸大叫一声,看样子真是被吓了一跳。

尊云道长不说话,用眼神上下打量这两个从道观内出来的人。年纪小的胖得像个球,年纪大的瘦得像条蛇。

大棍子用眼角瞥了尊云道长一眼,心知这是主家回来了,刚才他们二人在这里对着公孙胜岩一番捉弄,也不知道这个胡子老道清楚不清楚,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劳驾,拜托,借光,谢谢。”大棍子点着头想带着小饼子往尊云道长和大门之间的缝里挤过去。

尊云道长挪了挪身子,把缝隙给挡住了。

“劳驾,劳驾。”大棍子装作不知道,换到尊云道长的另一侧,继续挤。

“二位,半夜造访贫道这深山僻谷的枕云观,想必是有什么急事吧?”尊云道长孔钰终于开了口,同时又直直地把大棍子的去路挡住。

“嘿嘿,嘿嘿……”大棍子做贼心虚,看着像是点头又像是摇头,就是不抬头看孔钰的眼睛。

“适才道观内的山体崩塌,可是二位所为?”孔钰在快要进到道观的路上,就敏锐地感觉到了震动从山门的巷道内传来,所以他只是拘着客气,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啊,山塌了么?天啊,太可怕了!”大棍子的演技着实拙劣,脸上表情夸张,眼珠子却滴溜溜地一通乱转,像刚刚打在牌桌上的骰子。

“二位不知情啊?那不妨随贫道去查看一番。”孔钰懒得继续装下去,伸手就去拿大棍子的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大棍子竹竿一样的身体像被伐倒的大树一样,斜斜地倒向一边

,同时腾出一只手来夹住了小饼子的身体,往前一个翻滚之后,箭一样地就顺着山势往下跑。

“还说不知道!”孔钰从鼻孔之中哼出两声冷笑,也不去拿腰间的拂尘,对着大棍子的后背就投出一道符箓。

枕云观建在险峻的山势之间,上下颇为艰难,大棍子现在是从上往下夺路奔逃,腋下还夹着一个小胖子,可他大步流星地三步跨作一步,像踩着高跷一样摇摆着瞬间就跑出去了四五丈。纵是这般,到底还是快不过孔钰手里的定风符,眼看符箓就要贴上大棍子的后背,被夹在腋下脑袋颠得像拨浪鼓一样的小饼子忽然出手,只见小饼子的手里突突突地接连射出七八个火球,停在半空连成一片,接着火焰腾起变成一张吐着火舌的屏障,刚好拦住了符箓追击的路线。

尊云道长只想着用符定住瘦高男子,没有料到男子腋下屁大的孩子居然有这种本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定风符一头扎进了火里,发出一声爆裂的声响,彻底失去了作用。

战机转瞬即逝,等到尊云道长再次抽出拂尘,打出一股夹杂着阴冷气息的力量追击二人的时候,大棍子已经扯着两条长腿一溜烟地从石阶拐弯处消失不见了。

山洞塌了尊云道长倒是不心疼,可是他惦记着公孙胜岩,万一公孙胜岩在里面被砸倒,可就前功尽弃了。再加之见到二人使出的也不是什么旁门左道的鬼魅伎俩,就索性作罢,快速迈起步伐往坍塌的山洞赶去。

油灯底下,公孙胜岩和孔钰两人面对面地盘腿坐着。公孙胜岩已经收拾干净,孔钰走到山洞之前,刚好看到他从洞内出来,满身飞灰。

公孙胜岩把自己如何肚子饿,想到伙房找吃的,之后碰到棍子和饼子并匆忙交手的事情,从头到尾仔细说了一遍,但是躲进山洞之后,大棍子和小饼子的交谈他并没有听见,因此也无法复述。孔钰仔细听着,没有发问,等到公孙胜岩说完,他才给公孙胜岩把茶推到面前,顺便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

其实公孙胜岩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小饼子手下留情,八九岁的小孩子,正是下手没轻没重最容易闯大祸的年纪,再加之有心在大棍子面前卖弄,要是换成一般人吃了这记大火球,不震成个五脏俱裂也得在床上躺完下半辈子。多亏了自己前几日通达了经络,又引导了“种子”内的灵觉护体,方才没有吃什么大亏。孔钰心里倒是清楚得很,因此草草查看了一下,便摆摆手说不碍事,然后闭嘴不再说话,眯着眼睛像在想什么事情。

见孔钰不说话,公孙胜岩也无意开口。孔钰隐藏在道观内的山洞,里面虽说不是金碧辉煌,但好歹也能看出花费了颇多心思与人力。自己因为慌忙避祸,引发了阵法导致山体崩塌,这件事情,确实让他非常不安,非常局促,非常地不知道该怎么张嘴赔罪。

孔钰的心思却不在这,山门前他看清了二人的模样,尽管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不过这个大棍子虽然一身轻身的功夫,腰间却别着个巴掌大的罗盘,应该有卜算之能,而大棍子腋下的那个小胖子,控火之术炉火纯青,小小年纪能达到这样修为,应该是名门之后,这么算下来,伸出十根手指就能圈得出这二人的来历。

可是他们过来干什么,如果是要杀自己,那无论如何也不会照面就跑,如果要暗害公孙胜岩,必不会把公孙胜岩赶进洞就草草收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历来的规矩都是如此。难不成……孔钰又把心思转回到了那个被叫做大棍子的人腰里别的罗盘上。

孔钰为顺利敲开公孙胜岩后背的“种子”,动用了大术法,接引了星辰。道家的正统法学,凡是要借用巨大自然之力的,无一不是在法诀中需细细陈禀事由以得天乞。孔钰早料到这么做会有惊像之变,所以在公孙胜岩还没来到白帝城之前,他就早早做好了准备,在施法时套用了连环的秘术将公孙胜岩的实体抹去,瞒天过海地将星辰之力接引到幻象之中,再从幻象内取得原力。按理说这么做下来,应该是天衣无缝,仅凭观星,是看不出有任何端倪的。

“难不成是算出来的?”尊云道长孔钰自己在心内沉沉地说了一句。

“孔道长。”公孙胜岩见孔钰眉头紧锁一言不发,以为他心疼垮掉的山洞,自责地说,“我没想到山洞会垮,不然就算赔出去这条命,我也不会往里躲的。”

“抓紧时间吧……”孔钰突然没头没尾地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抬头看见公孙胜岩一头雾水地盯着自己,这才知道自己不小心把心里的话吐露了出来。

“嗯,抓紧时间吧,苏公子,我有一个术法要教授于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孔钰索性又重复了一遍,遮掩住刚才的错误,看着公孙胜岩认真地说。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