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网络

人民币国际化要渐进有序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1:07

人民币国际化要渐进有序—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

人民币国际化要渐进有序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

在伦敦举行G20峰会之前,中国官方已就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发表了令世界高度关注的意见,包括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三次撰文探讨建立超货币的可能性。几乎与此同时,热议多年的人民币国际化终于浮出水面,人民币从周边化到区域化,最后实现国际化已成拟定路线。

在此背景下,人民币走出国门将有怎样的考虑和安排?中国宣布上海将与香港共同成为中国国际金融中心,对香港而言具有怎样的深远意义?4月10日,中国智囊团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夏斌在深圳阐述了他对相关问题的重要看法。夏斌称未来的十年乃至二十年,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仍然是一极多元的体系,人民币区域化的路线绝不是资本项下马上彻底放开,而是渐进、有序地开放战略。而香港应抓住人民币资本项下尚未完全开放的时机,发挥过渡期的桥头堡作用,稳固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国际货币体系一极衰落多元发展

世界经济不太平的制度根源是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有缺陷。夏斌认为,周小川行长之所以在G20会议之前要倡导超货币,首先就是为了揭示这一点,此外也是警告美国不能再滥发货币,否则将为今后的危机埋下祸患。

目前看来,大部份西方国家对超货币的建议并无多少热情。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前不久曾表示:目前我们还是得继续依靠既定的世界货币体系,因为建立新的世界货币体系,需要依赖在其他领域实现更高程度的一体化。 美国总统奥巴马更是坚称:我不相信有必要建立全球货币。

不过,上月末联合国大会下设的一个金融改革专家委员会,召集了其来自世界各地的共18名专家委员在纽约会谈。这个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主持的委员会,向联合国大会发出的推荐意见正与中国相呼应:建立一个新的国际储备体系,当下应该立即扩大SDR的发行。除该委员会外,包括俄罗斯和部份发展中国家关于要废除美元主导地位的呼声也不小。

在此形势下拉开帷幕的人民币国际化,该如何选定行进的路线图?要明确这一点,首先必须对国际环境有一个正确的判断。夏斌就此分析,美元的主体地位在短期内不会轻易被撼动,因为金融货币地位的确立离不开国内经济实力的支撑,1859~1918年,美国工业总产值从不到20亿美元上升至840亿美元,黄金储备从占全球储备总量的17%上升至59%,贸易量则从4%上升至39.2%,随着贸易量的大幅增加,美元才取代英镑成为主导货币。

因此,未来的十年乃至二十年,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仍然是一极多元的体系,无非是一极在衰落,是一极衰落中的多元发展,除了欧元、日圆、英镑之外,还有一些小币种的货币。而超货币问题,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

人民币逐步区域化是必要的选择

夏斌表示,从外部环境来看,由于美国衰退,在一极多元的体系下整个国际金融社会仍然以浮动汇率为主,而这将给中国的经济秩序稳定发展带来负面影响。与此同时,从中国本身看已经是第三大经济体,将来极有可能赶超日本成为第二大经济体。这两个判断很重要,决定了中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金融开放战略。

就人民币走出国门而言,首先不是某些人所说的走出去第一个好处是铸币税,铸币税仅仅是一个国家货币走出去之后的结果。中国要求持续稳定的崛起,首要问题是保证汇率能够相对稳定,保持比较好的环境,让中国的实体经济和贸易得以迅速发展。

此外还要明确中国目前需要的是什么?中国经济逐步增长、GDP不断增加,对人类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但目前一些大宗商品资源的定价权不为中国金融期货市场所能决定。所以在中国和平崛起的过程中,应该有更多的大宗材料、商品的定价权,这是人民币逐步走出去的一个重大目的。同时对金融机构提高国际竞争力,降低金融教育成本等也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并不能左右环境,在此前提下,既要全球化的好处,又要防止在动荡环境中全球化导致的负面影响

。这决定了人民币区域化的路线绝对不是资本项下马上彻底放开,而是渐进、有序地开放战略。

我们追求的不是最优目标,即彻底地人民币国际化,而应该是次优目标,是逐步的区域化。如何有效地逐步区域化,则要求人民币走出去的同时也要走进来,同时要让出去以后的境外人民币进来享受中国经济高速成长的好处。这就是国际货币需要的实现价值计算、流通、保值增值几个功能。人民币的区域化在这几个功能上都要有所体现。

十措施奠定人民币国际化基础

基于这样的思考,有几件事当前应该抓紧实施。夏斌指出:第一,有关部门应扩大贸易项下人民币跨境交易的试点,如厦门市及云南、广西的一些边贸城市,应尽快被列为下一步的扩大试点。

第二,应逐步放宽境内的自然人到境外消费、旅游的支付额度。使人民币在有控制的前提下加速向外流动。

第三,应鼓励私人公司、私人部门对主要以采购中国境内商品为目的的周边国家和企业进行人民币投资,进行人民币发放。

第四,应逐步扩大双边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范围。中国定货币互换协议应该从不自觉到自觉,从防范国家间的支付危机,主动转移到阿根廷协议的模式。

第五,放大贸易融资的额度。在此基础上,试点并逐步扩大非国家层面上的银行业贸易融资,让商业银行逐步围绕贸易项下的交易开展人民币融资。

第六,在开展人民币贸易融资的基础上,为方便境内外银行的资金头寸,应逐步实行跨境银行之间的人民币同业拆借业务或货币市场业务。

第七,同时抓紧研究,逐步推行境外的国家和企业在上海金融市场发行人民币债券和股票。

第八,为防止国际金融动荡的负面影响,及在中国资本项下未彻底开放的前提下,应尽快创造部份人民币能走出去、进得来的平台。即在一国两制背景下,在境外的香港创建人民币离岸市场,让世界各国持有的人民币在这个平台上作交易。

第九,配合香港人民币离岸市场逐渐做大的状况,参照QFII、QDII的模式开展、推行境内外外汇人民币的投资业务。同时发展上海和香港两地交易所互相挂牌的投资商品不断发展,比如指数产品。

第十,在推进上述各项工作的同时,应抓紧推进围绕人民币区域化的各项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如上海作为人民币国际结算中心各项制度的建设与完备。同时促进走出去的银行、证券等金融机构把握境外人民币投资委托咨询业务的机会。

港应创建人民币离岸市场

中国已于3月25日宣布到2020年,把上海建成与人民币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对已身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香港来说,深知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在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上,香港与上海将各有分工,但从另一角度看,香港要有紧迫感,不进则退,这是特区目前已十分明确的观点。

夏斌认为,香港应抓住人民币尚未完全开放的时机,发挥过渡期的桥头堡作用,稳固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香港应争取设立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开发各种人民币投资产品,为吸收到的人民币找到出口,打造安全的人民币进出平台。他向表示,香港目前是亚洲最大的国际金融中心,背靠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背靠中国经济的逐步强大,香港发挥的作用将日益显著。

他强调,这一切与上海建立国际金融中心不会产生冲突,上海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是远东经济金融中心,因此上海提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是顺理成章的事。而香港的目标应瞄准伦敦和纽约,要有气魄与之竞争,香港如能创建人民币离岸市场,将对自身经济的繁荣和发展产生巨大作用。

安阳市人民医院
长春牛皮癣公立医院有哪些
哈尔滨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长春手术治疗牛皮癣
张家口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