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体育

埋伏3个月在OKEx借壳上币WFEE花式

发布时间:2019-04-11 06:02:21

文/ 区块律动0x2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近币圈争议的项目就是 WFee 了,从开始的坐庄拉盘砸盘,再到「官微骂投资者是傻逼」,再到庄家散户集体大抛售,实在是让投资者吃尽了苦头。

随后又爆出了项目实际已经易主,接手的人与原项目方串通割韭菜,随后官方否认,并澄清 WFeex 根本不是官微。一个区块链创业项目,到了这一步,俨然成了一场涉及利益的闹剧。

(疑似官微怒骂投资者截图)

(接手的孙高峰与原项目方互割截图)

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却从这场罗生门中发现了端倪:

这其实是一场砸盘吸货,买壳上币的好戏

这可能是 Token 交易发展到今天,个买壳案例,而整个买壳的过程又伴随着做庄砸盘,释放虚假消息扰乱市场,购买媒体软文控制舆论,新老项目方互割韭菜等种种戏码。

整件故事太过复杂,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三个月前的 WFee

WFee 本是一个基于 WIFI 共享经济的区块链生态项目,解决全球 WIFI 共享过程中的安全、信任、隐私等问题,其合作方 WeShare 就曾经拿 wifi 万能钥匙母公司掌门科技和进行宣传,确实有点硬蹭区块链的意思。

该项目 Token 流通量 26 亿,目前只在 OKEx 一家交易所进行交易,上币之后也一直默默无闻,交易量也很差Q345无缝管
,币价在出事之前几乎没有多少波动。

到了 5 月份,WFee 发现或许可以用平台币的模式来救一下自己家的代币,于是乎一个 WIFI 共享经济的代币居然决定开发交易所,并引入了 EXV 交易所合作伙伴来落地 WFee 交易所。

说实话,区块链项目转型,头一回听说,但他们还真的这么做了。在项目还没有落地之前雨刮器
,ICO 的 Token 都只是一堆代码而已。

6 月 18 日,WFee 交易所即将上线的消息不胫而走,WFEE Token 的价格开始上涨,大量散户看到了利好消息买入,然而经过短短的三天,WFEE 暴跌 90%,大量投资者被紧紧套牢,损失极其惨重。

WFee 团队解释暴跌的原因时称有基石投资者砸盘,这里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一会再说,我们先把 WFee 的故事讲完。

到了 6 月 24 日,WFee 的 Token 价格已经掉到了 0.002 美元。

6 月 25 日,WFee 团队表示新的团队已经开始接手,WFee 继续运营。

7 月 6 日,WFee 官方正式新的团队就接手了 WFee 项目,新的团队成员已经全部替换掉旧成员。

从新团队的官我们看到,原 WFee 团队着重提到的、引以为傲的 Wifi 共享生态系统已经不再出现,整个 WFee 正在往生态公链等时下流行概念转型。如果你对旧的 WFee 还怀念,现在还能在官下载到旧版的白皮书。

7 月 11 日,新 WFee 团队宣布了高管增持计划,将以不低于 0.0060 的价格回收二级市场流通的 2 亿枚 WFEE。

7 月 15 日,新 WFee 团队宣布分三期回收总计 11 亿枚 WFEE。

接盘者深知币圈真相

接盘 WFee 团队的是孙高峰。

你或许对这个名字比较熟悉,没错,他就是几个月前爆出与投资人石一不和、要求退币的孙高峰。

想必大家当时都被创业媒体铅笔道《一支空气币军团的崛起与毁灭:连发 4 币吸金 10 亿 毁于熊市众叛亲离 陷人身危机》和与猎云《币圈恩仇录:昔日盟友,如今反目成仇》这两篇文章刷屏了。

孙高峰,1993 年生人,大学期间辍学创业。

2014 年 5 月,孙高峰与周坤鹏创办了 59store,开始做校园 O2O;2015 年,孙高峰出来与金超慧联合创办校园 O2O 项目宅米,5 个月拿下 4 轮融资,与 59store 成为竞争对手。在易名报道中,59store 域名备案的公司下面还有 59food 等域名。

2016 年,孙高峰的合伙人金超慧创办了小鸣单车,宅米将作为校园战略资源方提供支持,两人深度绑定。

2017 年 7 月,小鸣单车创始团队退出,公司面临倒闭、无法退押金。据猎云描述,孙高峰后来带着小鸣单车的团队加入了新加坡的共享单车项目 oBike,孙高峰团队占 40% 的股权,投资人石一占 60%。

但是很快 oBike 项目也融资耗尽西安录音
,2017 年底的时候,孙高峰建议石一进行 ICO 融资,随后启动了 Odyssey 项目和基金,并发行了 OCN 代币。

在铅笔道的报道中,石一从 OCN 项目上割走了 万个 ETH,并没有用到 oBike 上,这让孙高峰非常不满,也很眼红。

尝到 ICO 的甜头之后,石一又请孙高峰为自己投资的东南亚扫码支付项目 Spherepay 进行 ICO 募资,发行 SAY 币。

此时的孙高峰已经在 OCN 项目上赚了一些钱,而且还成立了孙高峰基金会来进行区块链项目投资。在 SAY 的募资过程中孙高峰的基金会和孙高峰本人分别投资了 3300ETH 和 400ETH。

但是这个 SAY 在 3 月份的大熊市下疯狂破发,只用了 3 天就跌破私募价格,此时项目团队主动要求交易所暂停充提币。考虑到之前石一在 OCN 上割韭菜的行为,SAY 项目团队认为也会被石一抛弃、成为空气币,SAY 团队决定抛弃旧币 SAY 发新币 SPH。

随后开始了项目方内部的撕逼大战,SAY 的负责人陈恩永、投资人石一、募资人孙高峰各执其词。在媒体报道中,孙高峰表示自己在 SAY 的破发、退币中损失了 1000 万人民币。

但是这段经历也成了孙高峰宝贵的经验,经历了币圈的大起大落,了解了各种币圈套路。

借壳上币,了解一下?

之前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经讨论过代币经济的创新问题,比如利用回收垃圾币来进行新币的营销,甚至还引导大家去思考借壳上币的事情,如今,借壳上币真的实现了。

为什么要借壳上币?

1、可以使用已有的交易所交易对,免除繁琐的上币流程和上币费;

2、使用原有的项目宣传渠道,减少前期运营压力;

3、属于利好消息,可获得大量持币投资者的支持。

借壳上币的条件:

1、借壳者有能力和条件拿到绝大部分流通 Token;

2、借壳者能够与原来的项目团队进行沟通并获得区块链代码所有权;

3、借壳者可以拿到原来的项目团队的所有官方站、社交络、社群管理员账号和所有权;

4、原来的项目团队并没有开发任何真实的区块链项目;

5、在知名交易所存在交易。

我们来逐条分析为什么要满足这 5 个条件:

1、名义上控制流通盘

无论流通的 Token 比例为多少,项目方需要掌握至少 51% 的 Token 才能够掌握话语权,尤其是非挖矿 Token。当一个新项目需要一个壳的时候,也需要掌握这个旧项目在市场上的流动性。而且手中持有大量 Token 后,可以有效地控制币价,防止有心之人拉盘、砸盘。

WFEE 总计 100 亿 Token,流通 26 亿,而且仅在 OKEx 一个交易所进行交易,Token 并不分散,所以适合新项目团队回购 Token。

在 WFEE 的官方回购公告中,新团队正在回收 11 亿枚 WFEE,按照目前 0.002 美元的价格,全部回收仅需要 220 万美元。

WFEE 在换人之后还宣布过 2 亿 Token 的增持计划,也是通过二级市场回购的,价格为 0.006 美元以上,但想必会在更低的时候回购以降低成本。

这样加起来就 13 亿 Token,再去市场上随便买一点,就可以名义上控制流通盘。

2、获得区块链代码所有权

新的团队需要获得项目区块链的所有权才能继续下一步的开发工作,如果原团队什么都没做,那就是获取 GITHUB 的所有权。

3、获得宣传渠道所有权

新的团队需要获得旧团队的官方站、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和社群的管理员账号,这样才能继续下一步的推广和运营工作。

4、旧业务不影响新业务

如果一个区块链项目方已经开始了真正的开发工作,比如 WFEE 已经开始了将 WIFI 共享业务和区块链进行结合,那么再转型到新的公链项目,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

但是如果没有开始真正的开发工作,那么整个公司的发展还停留在代币运营的阶段,接下去的开发就没有这一烦心事。

5、Token 已经在知名交易所进行交易

我们都知道,现在新的 Token 上币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币安、OKEx、火币 HADAX 的上币少则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如果 Token 早就已经在交易所进行交易,那么可以为新的接盘团队节省大量的费用。

综上所述,WFEE 可能是适合借壳上币的项目。新的团队只需要向旧团队支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完整地」掌握这个旧区块链项目的所有资产,实现借壳上币。

要接盘,当然是越便宜越好?被割,那都是旧团队的问题!

在 7 月 17 日发表的多篇与 WFee 有关的文章中,都提到了接下旧 WFee 团队的人是孙高峰。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发现,这个孙高峰使用的并不是年初在 SAY 项目上使用的 sungaofeng1993 的 ID,而是变成了 sungaofeng59food。

有人可能会问,这个孙高峰是不是就是那个多次创业的孙高峰?

细心的读者应该已经发现了,上面提到在创办59store的过程中,这家公司旗下还有59food的域名,这么一来就坐实了是那个亏损了1000万的孙高峰重出江湖。sungaofeng59food就是sungaofeng1993,只是换了一个ID而已。

作为一个区块链行业的老手,孙高峰很懂怎么实现的利益。

除了要在项目团队交割之前交出不菲的借壳收购成本之外,为了控盘,他还需要收回市场上的流通Token,但他不能在借壳之后白白地掏220万美元买下这个半死不活项目的13亿流通Token,羊毛得从羊身上薅下来!

在6月25日有消息说孙高峰要接盘WFee团队之前的一周,WFEE的价格从0.04美元一路跌回0.003美元,大量高位上车的投资者惨遭收割。

区块律动BlockBeats有理由相信,之前的10倍暴涨拉盘是新旧团队交接利好消息释放前的拉盘行为。但如果你被收割了,只能怪旧团队,因为在情理上新团队也可以被认为是接盘侠,和韭菜同等地位。这给了新团队很大的道德优势,他们可以利用同理心去收割。

现在的WFee交易市场一盘死水,项目方的回购机会正在进行,大量低价买单在市场上摆着,而高位买入的人要么已经止损卖出了,要么就是挂着高价单等待市场回暖。

虽然现在新的团队手上没有拿到13亿的Token,实际上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个在OKEx上币的项目,只要这个项目还在OKEx上挂着、没有被下架,它至少都有等值于1000万上币费的价值。

至于这个壳到手之后,是继续运作,还是装入其他概念,我们不得而知。甚至装上他的熟悉的共享单车概念,加上WFee原本的共享WiFi,打造一个如今火热的概念:共享链,也不是不可行。

对于孙高峰来说,现在不仅可以实现低价上币,还能顺理成章地收割韭菜、把推给旧团队。未来,这种模式或许可以被其他项目方模仿。

OKEx作为该项目的交易所,显然有着不可推卸的,但从孙高峰的言论中,也一阵见血的指出了目前交易所的集体困境,那就是项目一旦登陆交易所后,交易所对项目的管理权就会被大大削弱,任由项目方在交易所里各种胡闹,交易所也拿项目方毫无办法。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认为,能够解决这种困境的方法,就是引入第三方监管机构,通过有公信力的媒体,社区来约束项目方,否则就将项目方的恶行直接曝光,使其无法继续收割,这可能是现阶段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出路了。

另外,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这段时间的研究中,也发现了另外几个借壳标的,WFEE 的案例,可谓是给他们树立了一个反面典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