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亳州信息港 > 体育

新河洛传 圣山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0:46

新河洛传 圣山

编者语"人生最残酷的事,就是你活了半生,才发现自己一直是配角,而当你下定决心要当主角时,却发现生活已经不打算带你玩耍了"

"夜宝,玩笑就到这吧。"皇甫涯从隐蔽的角落走出来,对鳄赌行着礼道:“鳄赌

,别来无恙。”

“原来是皇甫兄,难怪难怪。”鳄赌立刻收了不快和郁闷“我自持赌术第一,但遇到皇甫兄的巫术,就只能干吃哑巴亏。”

“愚兄无意冒犯。只是同行一位xiǎo姑娘受不了天气酷热,晕厥过去,再不寻找阴凉之地,怕性命堪忧,不得已出此下策。”皇甫涯説道

“快让她进屋休息!"鳄赌説道

天落抱起xiǎo苑婷,众人拥着进去。木屋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赌具,墙壁上都挂满了赌博图表。

皇甫涯立刻盘坐下来帮苑婷理气除疾,鳄赌取出自己平日储备的灵药来辅助待苑婷无碍,众人才围坐在一张赌桌四周攀谈起来

"鳄赌,你如何会到这偏远的黄土之乡"皇甫涯好奇道

"一言难尽,表面这次来是为了寻觅世外赌术高手,其实是为了找我那不成器的徒弟"鳄赌説出了难言之隐。

"徒弟"天琪好奇地道

"实不相瞒,我有一劣徒,年芳十六这丫头倒还聪明,但就是有些狂妄自大,学了些三脚猫功夫,就以为天下无敌,偷偷跑了出来"鳄赌説道

"这位姐姐听起来好有趣"天琪拍拍手,笑道

"但愿她不要惹出什么事端才好皇甫兄,你们又为何来此"鳄赌説道

"原是打算去残影圣地,误打误撞来到了这儿刚刚和你赌博的夜宝兄弟,是兰河刚刚崛起的一位新秀,以后不可限量"皇甫涯説道

"莫非他就是……"鳄赌口中不説,心下已明,因为他从皇甫涯眼神得到了答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前辈谬赞,夜宝受宠若惊了。”陆夜宝説道,心下想着“这样説没问题吧。”

"这位是萧然冰公主"皇甫涯继续説道

听到皇甫涯的介绍,鳄赌立刻站了起来:"今日有如此多英杰来我寒舍,更能迎到公主大驾,真是三生有幸。"

"鳄赌先生不用客气,您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只可惜无缘见面。"萧然冰説道

"听公主一言,鳄赌倍感汗颜"鳄赌説道

众人客套了一番后,鳄赌才説道:"若説是虔诚之门,倒有一面之缘,沿着这个方向直走四十余里地左右"众人听了,无不松了一口气

担心众人,鳄赌驱车护送途径一处山脉前的空地,鳄赌驻足远望远处隐约可见一股尊贵和神秘之气。

皇甫涯见他走神,説道“黄魂之丘,很多伟大的巫师都躺在那片丘陵的某地"

鳄赌若有所悟“难怪气象不比别处,浑然大气,令人动容。”

皇甫涯説道"先赶路,从残影山归来,我们去探寻个几天"

鳄赌笑道“甚好!”

天落赞同着,不时的看看天琪,萧然冰和xiǎo苑婷夜宝会意拍了拍沱的尾巴,催促它走快。为了救文夕,一路奔波,同行女眷更是辛苦非常,他的心里抱有一些惭愧,但惭愧之中又是欣喜紧张他太想文夕醒过来了当然,他也隐约感觉到皇甫巫师的马不停蹄背后意味着什么

突然听到众人的欢呼虔诚之门,是虔诚之门经过近俩天烈日下的寻找和奔波,终于看到一座巨大的金碧辉煌的门天琪和萧然冰开心地拉着xiǎo苑婷跑了过去,看者她们青春倩丽的身影夜宝露出了久违笑容天落也笑着走上来,拍拍夜宝的肩:"走吧"皇甫涯和鳄赌在后面都开怀大笑终于要大功告成了

当所有人都到门前不到百米的时候,突然,脚下的黄土开始松动出现了巨大的流沙旋涡天琪等人先陷入了半个身子。

“哥哥。”天琪向天落伸出手臂“救我。”

天落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冲了过来。夜宝也赶忙松开沱,向萧然冰跑了过去。

“天落,夜宝!”皇甫涯叫住他们俩人,摇了摇头。然后和鳄赌一起走进漩涡,任由沙土慢慢淹没自己。天落夜宝会意,静静看着沙土上涨。众人纷纷被流沙卷了进去几乎是要窒息的同时,夜宝想起要去抓住文夕的手他还没探到,天又突然亮了,再看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和所有的伙伴来到了一处葱郁的山峰前

残影山,巫界的神秘云雾稀稀,清香漂浮,沁人心脾山峰奇异险峻,鸟语花香一片世外仙景

"大家快打打灰尘,整理着装"皇甫涯説着,又转身对夜宝説道:"夜宝兄弟,我们到了兰河圣境----残影山脉"

兰河王宫一处房间内,一男一女在商讨着什么

“从残影传来消息,皇甫涯等人秘密抵达了残影。”陌生男子説道

“我説好些日子没见到这老东西,原来竟是偷偷溜到了残影。”女子轻轻一哼。

“他们会不会影响到计划?”男子説道

女子没有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下,问道“首领怎么説?”

“没多説什么,一切都很顺利,足够残影喝上一壶。”男子説道

“那还担心什么?”女子笑道“让这些多管闲事的巫师好好吃diǎn苦头,最好那皇甫老头一命呜呼,我们的事情才方便的多。”

“呵呵哈哈,我也正有此意。”男子笑道,然后慢慢走上来,一把抱住女子的肩膀,慢慢的摸着。

“死相!”女子説道

他又强拉了一会,在女子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拉到了床上。

穿着圣洁的白色巫服的年轻巫师们漫步在云端,朗声念着种种巫术,声音从山dǐng蔓延到下方的神庙。绯红和雪白将的颜色一分为二,从温度适宜的山腰到山脚,枫叶的火红传递着一种闪耀但越靠近云端,就越能发现寒冷的神功皑皑白雪渐渐盖住了那片绯红丝丝寒气裹着清风

皇甫涯对着众人説道:"山dǐng那片雪原里建有巫法堂,资历最深的巫师大都在那里惨悟我们需要攀上山dǐng拜访"

"那我们赶快动身吧"萧然冰看了一下夜宝和文夕説道

众人将要动身之时,山上传来嘹亮的男子声音:"来者可是皇甫涯师伯家师有请"

一个翩翩美少年骑着一只大鸟,从枫叶上跳着走了下来他身后还跟着七只大鸟。这些鸟翅膀长但是比较坚硬,只能做短暂的飞跃,无法飞翔,它们腿步有力,借助翅膀可以轻盈的跳跃很明显,都是训练已久已供他人骑乘的

美少年来到众人面前,微微拜礼,便説道"xiǎo侄方岳,拜见师伯以及诸位贵宾师父知道诸位前来,命我带着步嘟鸟来迎接诸位"

"你师父近来可好"皇甫涯问道

"师伯请先上鸟,见到家师自会明了"方岳边説,边走上来,把xiǎo苑婷抱上一只xiǎo巧diǎn的步嘟鸟上,并説:"xiǎo妹妹,这只鸟是家师特别嘱咐要你骑乘的它是家师亲自饲养,性情调皮,但也很机灵乖巧,最适合xiǎo妹妹你"

"真的吗"xiǎo苑婷边问边好奇地用手摸着xiǎo步嘟鸟的羽毛xiǎo步嘟鸟灵动的"步嘟,步嘟"叫了起来,还兴奋地在原地蹦跳着,逗的苑婷一阵阵笑这时方岳才想起説道:"对了,忘了説,它叫乐乐!"

xiǎo苑婷看着乐乐,越看越爱,一直念叨着"乐乐,乐乐"乐乐也开心的"步嘟,步嘟"

方岳走上来説道:"夜少侠,你身后的文夕姑娘情况特殊,家师特别叮嘱让你的沱带她上山,请你骑上步嘟,我们起程"

夜宝diǎndiǎn头,道了声谢,跨上了步嘟鸟,鸟儿们张开翅膀,轻轻跃起,在枫叶上轻轻地走了起来,大有轻功漫步的效果

红色的叶在脚下起伏,步嘟鸟憨厚地叫着"步嘟,步嘟",众人看着舞动的枫叶,闻着阵阵的叶香气,无不感到心旷神怡

随着高度的上升,枫叶上开始有了雪,步嘟轻轻踩着枫叶,踩落一diǎndiǎn飞絮有时,淘气的天落和夜宝还会一时兴起握几个雪团不断偷袭天琪,萧然冰,鳄赌等人众人欢欢笑笑,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舒展。

雪白色的建筑群和周围的雪景溶为一体,主建筑巫师法堂形成塔形,共七层,整个建筑大气带着圣洁的光华。矗立在巫师法堂前的皇甫涯神情严肃,夜宝知道这里对皇甫巫师来説意义非凡

皇甫涯离开这里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千年数不清的寒暑里,他也説不出多么想念这里的一草一木,但仅仅是一个承诺,他远离这个地方,绝口不提残影,今天为了一对年轻的恋人,终于又回到这阔别的记忆"我们进去吧"皇甫涯察觉到身边的人都因为他而停止不前,便打破了寂静迈步走进了法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